徒沧澜

嘘,夜还很长。
杂食,博爱,不挑。
动漫影视小说游戏皆可腐。
坑神,最长记录年更。
我爱伊吹鸡腿子!

对不起
我跳坑了

新坑预订?

工作算是稳定了,我也跳坑了。

像我这种颜狗,爬坑才是最快乐的事情(划)

趁着盗墓笔记重启、三傻大闹新月饭店的这一个多月,我和傻蛋也就邪帝大佛爷着重聊了一下。

之于张启山,我们二人已经没有了刚拿到《吴邪的私家笔记》时候那种卧槽好牛逼的憧憬心态了。他不是个好人,可他确实又做了好事。九门的背叛张家的局和吴家的坑汪家的锅在此略过,就讨论的结果来看:

“我不喜欢张启山。”x2

“可是一旦带入我老公(weiting)我就想要他,想要的不得了。”

陈等等是整个老九门tv里我们俩最喜欢的。在看同人是时候,我带入不进二爷八爷副官,我只记得佛爷的脸是我老公的,贼帅【划】

顺便副官的名字叫张日山……少年你这个想法很危险。

九门的人都有着抹不掉的匪性,不能用太小白的描写。我这个人总是大纲很杂,又填不完,可我还是想写一个女票文(。

匹夫一怒尚可血溅三尺,像抗日神文一样发展科技开疆扩土,像国学大师一样发扬哲学崇尚文化,到最后我还能救——

李云龙。←跑题

写喜欢的人根本不需要构思。

他在我心里,活了何止一生。

异食症【深夜有毒短篇】


短篇,凌晨或明早补完,补完后标题会有【完】字样。

我这人有猫饼,不发就写不下去【被揍】

——

□年○月△日
  

这将是我写的最潦草的日记,大概也是最后一篇,我想我很快就不在了。但,我必须告诉你将要发生什么。
  

事情的开始是因为兄长每天去南贺川,闹别扭没吃晚饭就上床睡觉。不过实在是太饿了,根本睡不着,我就悄悄起床想四处寻找吃的东西(唯有这一件事情我不想和兄长服软!)。
  

中午买的章鱼丸吃完了,饿到肚子痛。
  

给野猫准备的饲料,虽然已经干了,刀我不介意。;牙膏也可以,有种火辣的薄荷糖的味道;挂在屋里祈福用的寄槲生我也没有放过,不过咬开时苦涩味充满口腔,感觉更饿了。
  

于是我不停地吃呀吃,吃掉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者不拒。
  

突然,一声鸟鸣响起,我望向窗外,那是一只回巢的家燕。我打开窗子伸手去抓它,突然我变成了一只猫!
  

我四肢着地,尽力不发出声音,但是那只鸟吓坏了,每当我靠近就会飞走。
  

路过正厅前的小池塘时,父亲和兄长正在争论什么(我无心去听),甚至都不曾发现我。
  

循着家燕,我爬上了一棵树,借着四散的树枝在树林间跳跃着。
  

差一点就抓住它了!
  

显而易见,它越来越累了。我蛰伏在一根粗壮的枝丫后,一心只想吃了那只燕。找准角度,起跳——扑到了!
  

我在空中向前滚了一周,狼吞虎咽地把燕吃了下去,此时正式五米高空。
  

我会死吗?

——

还没完呢w

虽死犹生•第一节


大背景伊藤计划x圆城塔《尸者帝国》。

不看序可能看不懂,但是看了序也可能看不懂←这个人

【第一节•邀请】

——

千手扉间喜欢夜,大多数人看不到夜。他们只能看到星,看到银河,看到月亮。

  
千手扉间喜欢在夜里思考,大多数人夜里疲累,草草睡去。他们错过了思维的火花、黑暗的启示、意识的宣告。
  

人是一种在夜里疯狂又不可控,偏激又充满行动力的奇特生物,比尸者还要奇特。
  

扉间甩头将杂念抛出脑外,向机组中填充最后几张打孔卡。
  

“我需要的,首当其冲是尸体。”
  

用称得上轻柔的力道打开木箱的顶盖,扉间只当里面的兄长和旁人一般睡着了,从未死去。他抬起柱间的手臂搭在自己后背,双手用力做出了一个膝抱的姿势,拖着柱间放在了拘束椅上。
  

“尸体就位,下面开始填充灵素,我将实时记录实验体……代号零一的生理状况。”
  

扉间对着桌边的摄影机说罢,拿起手术刀从实验体的后颈顺着脊椎向下用力,切开了四公分的皮肤表层。他给注射器装上钻头,手扶着注射器把钻头拧进了脊梁深处。
  

“注入灵素。”扉间按压下注射器的顶端,随着灵素的流入零一发出了意义不明到的吼叫,开始在拘束椅上挣扎。剧烈的动作带动了红蓝相间的导线,险些把导线另一端连接的分析机扯下桌子。
  

“录入打孔卡。”他拉下了开关闸门,整个地下室两侧的线圈同时亮起,宛如白昼,感官全被机器运作的轰鸣声扰乱,这种仿佛失重的错觉直到二十张打孔卡全部录入完毕才停止。
  

扉间盯着零一的脸,默默读秒等待零一的苏醒,他想了很多。
  

1878年,柱间参军的第一年就爆发了对阿富汗的侵略战争,扉间哼笑,柱间作为重点培养的精英没有被被分配到尸者对轰的主战场,而是绕敌后方,拿下首都。结果出人意料,全队牺牲,第二次对阿战争持续至今。
  

看见零一睁开了眼睛,扉间停止思考说道:“创造模拟灵魂后的第两分四十秒整,零一开始有了生理反应——零一,站起来,向我走!”
  

零一摇晃站起,虽然步履蹒跚但还是及时对扉间的命令做出了反应。
  

这就是,瑞士的医师维克多•弗兰肯斯坦,探究禁忌的创世纪发明。
  

“从现在起,记录你感知到的一切。”零一从扉间手里接过钢笔和纸,写下了扉间的所有要求。
  
  
为了保证尸体鲜活,扉间赶工三天布置这个临时藏身的地下室,已经很久没合眼了。在这个要命的关头——“我可是很想甜美的睡上一觉呢。”扉间快速拔出插在后腰处的枪,他比划着不速之客的脑袋按下保险问:“有何贵干?”
  

“尸体盗掘、个人用途的灵素解析、违法安装尸件、未经许可的死者复活……足够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了。”来人长发覆了右半边的脸,没有被抓包的惊慌,嘴里说着挑衅又调侃的话,“一个医学生,独自生产了尸者。我没有恶意,把枪拿开一些,你知道这很危险,我的赞扬偶很认真。”他顿了顿,“宇智波斑,隶属沃尔辛厄姆,你的接线人。”
  

“我不记得和你•的•没办事效率的堕落情报部有什么瓜葛。”
  

作为情报部的一把手斑自然知道要命的现状,他岔开话题:“不做个交易吗,我可以免除你的徒刑,而你要交出你自己和你的未来。”似乎觉得不够有诚意,斑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情报部有叛徒,不为千手柱间想想吗?”
  

扉间关上了保险,把枪插回原处:“似乎没别的路能走了。”
  

“明智的选择。”
  

只能前进了。
  

不管陷入怎样的苦境,直到能让兄长的灵魂复苏成功,我不都不会放弃任何活着的机会。

——

形容词破碎,我真的觉得写论文周记报告这种辣鸡东西对一个人的想象力和表现力都有着极大的伤害。

近期我会重新找感觉,就很气。

cp暂定(。

虽死犹生•序章


或者叫预告?大概骨科【耸肩】。

大背景伊藤计划x圆城塔《尸者帝国》。

——

十九世纪是个虽死犹生的时代。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而是化为另一种形式——「尸者」,和活人朝夕相处。
  

如您所见,千手扉间是个优等生,年纪轻轻多次发表论文创新分析机,还一度得到首相的赏识邀请他加入国家研究院。
  

然而现在,这位可怜的伦敦大学医学优等生麻木的站在墓园里接受众人的问候及花束。
  

千手柱间死了。
  

享有国家荣誉的千手柱间可以免于做成尸者继续压榨劳动力,虽然人们哀声怨道尸者的原料——尸体没办法应自由主义的经济需求增加产量。
  

千手扉间在宿舍里静坐了一晚,第二日他似乎想通了什么,顶着憔悴的脸向校长告假。毕竟是校宝,校长很不忍心得意门生郁郁寡欢,给他批了个小长假。
  

扉间批了假并没有像往日一般雷厉风行地离开,他先叫来马车拉走了自己专用的分析机(大脑制品)和一个一人高的木箱,才封了宿舍珊珊离去。
 

这个世界,是尸者的世界。
  

战争、运输、服务,一切卖命的,不讨好的,统统由尸者完成。
  

人死后体重会减轻21克,那是灵素的重量,也就是所谓灵魂的重量。通过向失去灵魂的肉体注射虚拟灵素,能让死者复活,以此量变出拥有虚假的灵魂的尸者。
  

但千手扉间不一样,他研究出了不同于量产规格的打孔卡(类比人格模拟,程序储存)。
  

他,是个天才。
  

哦,当然,天才都是疯子。他致力于创造出继The one后又一能口吐人言、会追逐爱情、有生理活动的尸者,用他的兄长——
  

千手柱间。
  
——

一个序章,毕竟我是坑王。

柱友情出演尸体x

肝完论文出来浪←醒醒你还有两个报告!

痴汉安迷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雷狮打call!

没妈孩子像块宝🥚:

这个雷狮是我最爱的滑板鞋55555555太好看了!我也和安迷修一起为雷狮打call!!!!!!!!!

卡酥:

今天的直播,3h ,《我们不要相爱》里的雷狮

Rock雷和2P的打call安2333333

雷狮那张是为了配合安所以直接翻转的所以电吉他反了()

买了爹花园墙外的胶带,希望这套人物也能出_(:з」∠)_

转载自:极昼士

各种意义上的强(。

古戈力:

《半面妆Ⅲ鉴水镜》插图,六一快乐哟~~><

[叶蓝]叶修大大嫖蓝河(三),翻到的一点存稿_(:з」∠)_

    对方在询问他的近况。 

    蓝河盯着画面中的战斗法师不住开合的嘴唇微微出神,对方说了些什么他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他只听得到耳机中传出那个男人略哑的声音,带着特有的上扬语调。 

    蓝河忍不住在脑中勾勒出一副画面:男人一手托住下巴,嗯下巴上可能还有胡茬;另一只手食指中指间夹着一支烟,烟雾模糊了男人带笑的眉眼,他一定坐在电脑前面很久了。 

    第十区最具传奇色彩的人正对他和颜悦色的讲话,蓝河心底泛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 

    “蓝河小朋友,你答应咯?” 

    “嗯…”蓝河被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心思随即有些心虚的回问,“那个……是什么事情呢?” 

    “喔哟,少年人不带反悔的啊。”蓝河清楚的听到了打火机火石擦动的声音以及对方吸气吐出的气息,“下礼拜来兴欣报帮会报道代班啊!” 

    惊,大大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可是都答应了怎么办……今天不仅跟着君莫笑抢了自家公会的boss还莫名其妙的卖掉了自己……蓝河此时非常想失意体前屈。 

    郁闷了三秒蓝河少年满血复活:“那说好就一周哦?” 

    耳畔又传来那人浅浅的哼笑,然后他说:“作为谢礼——” 

    充满星星爱心的烟火在他面前炸开,空气中缀满了金粉。视野明亮的一瞬间模糊了战斗法师的脸,和想象中的那张脸一样。 

    听力仿佛被剥夺,画面也变为了静止,他的世界只剩下了旷野、苍穹和他。 

    蓝河双唇微张,最终什么都没说。 

 *    

    绕岸垂杨来到蓝河的机位时看到的就是少年戴着耳机略显迷茫的侧脸和张口欲言又止的小动作,绕岸垂杨忍不住轻咳一声。为了掩饰尴尬,绕岸垂杨便先开口:“那个…会长我有点事情想请教一下……”  

    然而少年正极度认真的盯着屏幕显示屏反映的光让少年的神情变得捉摸不清。  

    没,没听见qwq  

    绕岸垂杨余光扫过显示屏便发现了阻碍视线的元凶——噗有谁在给会长炸烟花!本着工会伙伴间互爱的原则,他决定处理完私事和小伙伴八一八那个给帮主炸烟花的人。  

    直到他看到了那人游戏ID。  

    妈个鸡“神说要有光”!绕岸垂杨内心在咆哮:欺负自己还不够接着去祸害会长!而且这是那个平日冷静沉着处理各种突发事件(擦屁股)的蓝溪阁会长吗!为什么要嘟嘴啊会长大大!  

    未等和蓝河咨询刚刚竞技场门外的突发事件绕岸垂杨飞速转身回到自己的机位,动作一气呵成。  

    他握拳给自己打气:你可以的!为了会长的游戏生涯,一定要灭了那个混蛋把会长抢回来!  


     
    叶修把手中那支烧到滤芯的烟屁股狠狠按到烟灰缸里,嘿嘿一笑:“小蓝,放手交给哥,哥带你飞啊!”

    他听到对面少年快去敲打键盘的声音随机“神说要有光”年少的蓝衣剑客一个受身操作就逃离了落花掌的判定范围,叶修也不恼,饶有兴趣的看着剑士站定后做了愤怒的动作。

    叶修也暗搓搓地输入动作指令,战斗法师抱胸昂头,十分的不可一世。欣赏了一秒叶不羞就把视角改成第一人称,眼前的视角变成了45º仰望天空。

    先利用圆舞棍的抓取近身,然后有一个落花掌,漂亮!蓝河选手被击在了半空!

    “叶修你个混蛋!”少年忍无可忍,叶修连忙把耳机拿离自己两公分然后回应道:“说好的带你飞,爽不爽?”说着二段跳到空中有把蓝河推了上去。

*

————

没想到我去年的文风这么傻白可爱w

未来什么时候填坑,谁知道……

捞一把

想着锈湖!

肝完论文和报告三我就写【哭着】